食色官网

面对漫天箭羽的袭击,我迅速的扭动手腕,铁伞跟着我的节奏左右轮转,耳边尽是“砰砰砰……”的断箭声响。

靠着铁伞原本的牵引力,我成功跳到了黑精灵的附近。

反手抡起戒刀,不再有任何留情,照准其中两名精灵的身子,狠狠的劈了过去。

气刃斩威力巨大,碰到便是血肉横飞。

其中一只精灵勉强躲过,另外一只精灵直接被我劈成了两截。

望着自己同伴血淋淋的尸体,周边的精灵战士无不动容,既悲痛又有些害怕。

随着我发起战斗,另一边的刘父和郑姓修士,也几乎同一时间到达了战场。

看来刘冰禾的功夫,是继承她爸爸的,招式变化简直一模一样。

相比之下,刘父更为细腻一些,虽降低了修为,但也能时不时斩出一把虚幻的大剑,只不过威力不如从前。

我最感兴趣的还是郑姓修士,他手持两把大斧头,大开大合,挥舞起来势不可挡。

这样一名猛将,却谦逊讲道理,实属难得。

我侧翼方向,是独自战斗的伊小枫。

夏馨雨拥抱春天

伊小枫天师符的功夫炉火纯青……当然,除了那次地府还阳见过一面当代天师张小灵之外,我也从未切磋过真正的天师符功夫。

伊小枫的特点是以守待攻,把自己防御的密不通风,靠着间隙突然反击。

青松就不用说了,控制两把短剑,也还不错。

如果犯人队伍里没有隐藏的大佬,那么这四人,应该是目前实力最强的队友了。

因为我们五人的突然杀出,导致黑精灵们方寸大乱。

它们无心再去袭击其它人,都把目标对准了我们。

我借着铁伞神威,连续击杀五六名黑精灵后,快速跳跃到山坡顶上。

此时,犯人修士们已经死伤大半。

我皱眉大声喊道:

“往前冲,不用等我们,脱离攻击范围!”

埋伏在四周的精灵,转移目标后,让队伍稍微喘了口气。

萧可和刘冰禾主动承担起带领队伍的重责。

经我提醒后,刘冰禾还有些犹豫,毕竟自己父亲还在战斗中。

但萧可已经当机立断,直接招手示意大家快跑。

就在这时候,只听我身后“啊!”的一声惨叫。

听这声音,显然不是黑精灵的。

我暗呼不好,连忙回头望去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只见提着大剑的刘父,不知何时跟一名身材瘦高的黑精灵打了起来。

瘦高黑精灵单手举着大弓,硬生生挡住了刘父的大剑,而反手的短刀,却狠狠的扎进了刘父的大腿里。

趁着刘父龇牙嘶吼时,那瘦高黑精灵手段极为果狠。

它迅速的拔出短刀,顿时鲜血四溅,又挥臂朝着刘父的脖子割去。

刘父身为王牌线人,经验老道,自然不会这么快歇菜。

眼见敌人紧逼,刘父持剑之手忽然用力往下一按。

大剑被大弓挡着,如此一来,重量都传到了黑精灵的上半身,令其身体瞬间弯曲。

同时,为了躲避脖子前的短刀,刘父借力整个人忽然跳起,身体完在半空中持平。

加上身上的重量,黑精灵终于是熬不住,只能收刀收弓,灵活的往后一翻身。

刘父这才勉强脱离危险,但因为大腿被刺伤,只能单脚跪地用大剑稳定身子。

那高瘦黑精灵应该是这群精灵的小领头,它似乎认准了刘父,知晓现在刘父行动力不便,冷笑一声后,搭起大弓便朝他射去。

箭术高超,瞬间便又六支箭羽飞出。

刘父咬了咬牙,也无力在躲避,勉强用大剑支撑起了身子。

眼见箭羽飞来的瞬间,我已经借着铁伞的力量,拦在了他身前。

铁伞撑开,哗啦啦的开始转动。

六支箭羽都撞在了铁伞上落下。

我小声说道:

“刘前辈,没事吧?”

刘父满脸感激的露出微笑,摇头说道:

“不碍事!”

话虽这么说,但大腿上的伤口却不停的往外涌血,应该是割到了经脉。

我快速说道:

“前辈快原地包扎下,这里有我!”

刘父也明白,自己现在的状态,上去硬打只会拖累我,便老老实实的从戒指里摸出药水纱布之类的,原地处理起来。

我左手持铁伞,右手持戒刀挡在刘父身前。

那高瘦黑精灵眯眼打量打量了我,遂冷笑一声:

“萨引太傻,让你侥幸逃走,我不会给你机会!”

大概听明白它的意思后,我也不甘示弱的回应说:

“我能抓住萨引,也能杀了你!”

高瘦黑精灵再次冷笑了一声:

“不自量力!”

说着,它以肉眼难辨的速度,瞬间便搭了三支弓箭。

几乎是秒脱手,不等我扬起铁伞,箭羽已经飞到了我面前。

我迅速的翻身往侧边躲避,边举起铁伞防御,边挥动戒刀反击。

精灵的特点就是速度快,若一直躲,会始终在被动的状况。

只有抓住机会反击,让它们停顿进攻的节奏,才有可能击败。

但以我现在灵花境的气刃斩,还不足以伤到它。

险象环生的躲掉三支箭羽后,不等我站稳身子,那高瘦黑精灵居然已经窜到了我面前。

手中短刀“噌!噌!噌!”的朝我脖子,胸口和腿部划来。

速度之快,显然刚刚我的气刃斩,压根儿就没给它带来任何麻烦。

我也十分意外,照理说远程弓箭手肯定害怕近身。

而这只黑精灵,居然擅长近身进攻。

身后的刘父见状,连忙提醒我:

“李晓,小心它的刀法,很快!”

话音刚落,它的刀已经“噌”的划破了我胳膊。

幸亏我躲的快,不然整只胳膊就得废掉了。

想到刘父说它的刀法,我忽然想起,自己难道没有刀法么?

许久没拿戒刀正儿八经的比试,都快忘了,我拿逆天的桃花刀法。

于是,我干脆主动的收起铁伞,手中挽花,戒刀挥动之下,瞬间便进入到了桃花刀的状态。

这高瘦精灵的短刀确实有一套,连续打了招后,竟还不落下风。

并且,这家伙狡猾如斯,居然看出了我在使用刀法套路。

我正刚刚进入桃花刀的状态,结果这狡猾的家伙忽然身形一闪,整个人迅速的往后倒翻,几个跳跃间,便躲在了古树的树杈上。

«
»
Tags: